阅读新闻

白俄罗斯波兰边境的难民危机——“强人”卢卡申科的难民牌

发布日期:2021-11-22 17:57   来源:未知   阅读:

  2021年11月,白俄罗斯与波兰爆发了边界纠纷。大量的中东难民聚集在两国边境,他们试图越过边界进入波兰,而波兰政府试图阻止他们跨越国界。目前双方已经陷入了僵局,受东欧的寒冷天气影响,白俄罗斯和波兰的边界已经有8人死亡,当前已经有数千名难民聚集在边境地区,为此波兰已经在边界部署了约20000名边防警察[1],面对那些试图闯过边界的难民,波兰政府甚至动用了催泪瓦斯和高压水枪[2]。那么为什么在白俄罗斯和波兰边界会在此时出现难民危机呢?本文将从白俄罗斯领导人的角度来解释这一现象。

  在白俄罗斯和欧盟关系中,绕不开白俄罗斯领导人卢卡申科与欧盟的关系。卢卡申科自1994年当选白俄罗斯总统以来,已经连续担任六届总统,被西方成为“欧洲最后的强人领袖”甚至“独裁者”[4],长期以来包括欧盟在内的西方社会一直对白俄罗斯选举的过程进行质疑。

  最近的矛盾开始于2020年白俄罗斯总统大选之后,白俄罗斯的反对派走上街头抗议大选结果,卢卡申科采取了武力的手段[5]。美国和欧盟对白俄罗斯进行了批评。矛盾在2021年5月升级,一艘载有白俄罗斯反对派的客机被白俄罗斯政府拦截的事件引起了欧盟的愤怒,欧盟对此的回应是对白俄罗斯进行制裁,卢卡申科对此表示愤怒,称将不会在遵守阻止非法移民流动的协议,因为欧盟的制裁导致白俄罗斯缺乏限制移民流动所需的资金[6]。

  此次难民危机实际上就是卢卡申科同欧盟之间矛盾的一个最新发展,包括波兰在内一些欧盟成员指责这是白俄罗斯对欧盟此前制裁的一种报复,卢卡申科实际上主导了这次边境上的难民危机[7],从白俄罗斯进入欧盟的路径并非难民之前的主要流动路径,在2021年11月开始,白俄罗斯鼓励来自中东和非洲国家的难民飞往白俄罗斯[8],并且散布消息到达白俄罗斯之后可以快速通过波兰等国进入他们的目的地[9]。

  卢卡申科并不承认西方的指控,他表示西方的制裁使白俄罗斯缺乏用于组织移民的资金。白俄罗斯的官方媒体强调波兰政府在阻止难民入境过程中违反人权的行动[11]。欧盟威胁将针对白俄罗斯的难民政策进行经济制裁,卢卡申科表示一旦欧盟实施制裁,白俄罗斯将考虑切断途径本国的天然气线 经过白俄罗斯的天然气线路(蓝色部分为白俄罗斯)[13]

  受中东地区战乱影响,近年来难民大规模流入欧洲,尤其是欧盟国家。随着难民人数的不断增长,欧洲的态度也开始发生转变,一些国家认为自身无力无限制承担接受难民的责任。经历了长期的多方谈判,欧盟在2010年通利比亚和2015年同土耳其等国,签订的有关限制难民协议[14]标志着欧盟整体的难民政策收紧。难民的大量涌入改变了社会原有的秩序,增大了国家的福利负担,同时文化上的差异性也使摩擦增多,难民问题成为欧盟面对的最严峻挑战之一。

  在这种情况下,欧盟周边的国家看到了可乘之机,他们意识到身处欧盟地区的地理边界,可以通过自身政策直接影响到前往欧洲的难民流动。一方面,“难民牌”可以通过配合欧盟的限制难民政策来换取欧盟的优惠政策。另一方面,“难民牌”还可以用来作为对欧盟政策的制衡,当欧盟政策有损自身利益时,放松甚至推动难民流入,从而对欧盟边界施压。需要指出的来自不发达地区的移民和非法移民与难民的界线是模糊的,本文不对此特别区分。

  “难民牌”是一种追求自身利益的外交政策手段,利比亚和土耳其等国曾经对欧盟使用过“难民牌”。例如,利比亚历史上就从正反两个方面使用“难民牌”,1988年洛克比空难发生后,西方对利比亚政府进行制裁,利比亚政府采取了亲非洲的政策,此后有超过100万移民前往利比亚,这种政策的后果是大量非法移民前往欧洲,这增加了利比亚政府的谈判地位。经过数年谈判,2004年,利比亚与意大利政府达成协议,利比亚承诺管控非法移民。作为回报,两个月后,欧盟解除了对利比亚长达18年的军事制裁[15]。 白俄罗斯和波兰两国边界上的难民问题可以被视为白俄罗斯对欧盟打出的一张“难民牌”。此次白俄罗斯的目的主要是迫使欧盟停止对白俄罗斯的制裁政策,同时试图从欧盟争取更多经济上的支持。

  难民牌作为一种外交手段,需要由强有力的领导人使用,只有“领袖”再能在短时间内大幅度的扭转国家的难民政策。作为白俄罗斯领导人,卢卡申科身上有三点特质决定了他能够在对外政策中使用“难民牌”。

  首先,强大的总统权力。在白俄罗斯的政治体制中,国家政权是以强势总统为核心,以议会和政府相互制衡的“强总统、若议会、小政府”的基本架构[16]。强大的总统职权为其迅速作出政策调整提供了可能。

  其次,除了制度上的保障之外,卢卡申科在国内成功树立了威信。在卢卡申科治下的白俄罗斯成为了苏联解体之后各成员国中较为富有和稳定的国家。在民众中也有着较高的支持率,同时中国,俄罗斯,塞尔维亚和土耳其等国均对卢卡申科的执政表现进行了肯定[17]。

  第三,从总统性格划分上,卢卡申科属于“主动-积极型”领袖[18],这类领导人对待其政治领袖工作充满热情,怀有远大的抱负,面对分歧和挑战时能够更坚定的支持自己的主张和政策。在卢卡申科的政治生涯中,有相当多的案例能够证明他的这种不妥协的精神。例如在1995年的将白俄罗斯“俄罗斯化”的公投以及2004年关于修改总统任期的公投,卢卡申科都是顶着国内外的压力坚持自己的政策主张。

  白俄罗斯政治制度为卢卡申科提供了“理性政治”[19]的基础;多年的国内政治资本和民众支持体现了卢卡申科的“感性政治”;理性政治和感性政治的结合使卢卡申科成为一个“强人”领袖,使他有能力使用难民牌。而卢卡申科个人性格中的不妥协精神解释了他为什么会选择面对欧盟制裁使用对抗性的“难民牌”。

  短期内白俄罗斯波兰边境危机的可能发展方向主要有三种,继续恶化,陷入僵局以及阶段性解决。

  第一种可能性是继续恶化。当前波兰和白俄罗斯的边界争议本身就是双方矛盾升级的一种体现,一旦欧盟采取制裁而白俄罗斯中断天然气供应作为回应,那么双方之间的矛盾将会进一步升级。目前这种可能性较大,双方在宣传中普遍缺少呼吁让步的声音。欧盟经济专员真蒂洛尼(Gentiloni)表示欧盟不应该被“吓倒”;流亡海外的白俄罗斯反对派斯维特拉娜·季哈诺夫斯卡娅(Svetlana Tikhanovskaya)则指出卢卡申科的威胁实际上是虚张声势[20]。当前,美国和欧盟均已经表达了将会对白俄罗斯开启新一轮的制裁,其中美国的制裁是继今年8月之后第二次向白俄罗斯进行制裁[21]。此外一个潜在的威胁是军事冲突,俄罗斯今日在白俄罗斯领空上部署了轰炸机,这表明了俄罗斯对白俄罗斯的支持[22]。卡内基智库的报告中同样指出,欧盟不应该同卢卡申科谈判,这将使移民武器合法化[23]。欧盟对外关系委员会的官员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24]。11月15日,欧盟召开外长会议,决定制裁白俄罗斯。对此卢卡申科表示将对制裁进行报复[25]。

  另一种可能性是阶段性解决。这种结果是卢卡申科期望的目标,他试图通过对欧盟“难民牌”打破欧盟的制裁,如果可能的话甚至还可能获得来自欧盟的经济援助用于今后的限制移民活动。目前出白俄罗斯外,俄罗斯对这种前景表示支持,俄外长拉夫罗夫表示欧盟可以考虑参考之前同土耳其达成的协议,向白俄罗斯提供财政援助以阻止移民流动[26]。通过西方的各方表态来看,这种可能在短期出现的机会不大。

  最后的可能是陷入僵局。双方目前都作出冲突升级的表态,一旦一方率先行动,那么冲突的升级可能在所难免。不过如果双方都按兵不动,那么边界危机可能陷入僵局。

  不过,当前东欧已经进入冬季,无论情况如何发展,等待的难民团体仍将是寒冷与饥饿。

  (作者:刘仁雪,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2021级博士生。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立场无关,文责自负。引用、转载请标明作者信息及文章出处。)

  [3] 图片来源:ГПК: ситуация на белорусско-польской границе остается напряженной,, 访问时间 20211113

  [11] На мяжы чалавечнасці,, 访问时间 20211112

  [15] 阿里木江·艾合买提 李 远,《利比亚非法移民问题的形成、发展及其治理》载于《阿拉伯世界研究》2018年第5期,90-104页。

  [16] 张弘,《卢卡申科:“老爹”与“独裁者”》载于《世界知识》2011第2期,42-43页。

  [18] 詹姆斯·巴伯《总统的性格》第四版,赵广诚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北京 2014年。第1-16页。

  [19] 注:理性政治和感性政治概念详见:张涛甫,《政治强人的感性魅力》载于《人民论坛》2014年第18期,40-41页。